这次 Sourceforge 被 blocked 可能是由于 Notepadd++ 作者反对2008年北京奥运造成的

回到上海后,网络方面比较郁闷的事情,就是在东京访问Sourceforge还是很正常的,回来之后就不能访问了。今天终于找到了原因:

下面的引用来自:Solidot http://software.solidot.org/article.pl?sid=08/06/27/003242&from=rss
alskdjfhg 写道 ""SourceForge",世界上最大的开源源码储存网站, 似乎给GF阻挡了 被阻挡了理由可能是因為在其上的一位开源软件 Notepad++ 的作者抵制2008年北京奥运所致。该开源软件开发者 声称并不是反对中国人民,而是对中国政府在处理西藏问题时的不满。而在2002年它也曾经被临时封过一次。 详情请看这裡"

下面的引用来自:维基百科(英文)http://en.wikipedia.org/wiki/SourceForge#Temporary_ban_in_mainland_China
The entire SourceForge.net website was banned in mainland China around 2002,[5] though the ban was later lifted in 2003[citation needed]. Sourceforge.net has been blocked in China as of June 26, 2008[1].The current blocking may be related to the recent protests of Beijing Olympic Games, which will begin on 8 August 2008. This follows the China-boycott of the developer(s) of the (sourceforge hosted) FOSS software product Notepad++. The project’s developer said that the action is not against Chinese people, but against Chinese government’s repression against Tibetan unrest earlier in this year.[2]

下面的图片截图来自Notepad++软件的主页:http://notepad-plus.sourceforge.net/tw/whyBoycotting.php?lang=tw

我也一直在公司的 Windows 操作系统上使用Notepad++。但这张五环手铐图片,让我觉得很恶心。他说他抵制2008北京奥运不是抵制中国人民,是的,确实不是抵制中国人民,因为奥运本来就不是中国人民的,而是全人类的,他这是在反对全人类。“你可以直接抵制一个政党,但你不可以通过抵制、利用奥运来达到别的目的。”(引用自 Solidot 某网友留言)。因此,Notepad++这款软件我也不能再用了,因为我觉得,如果我继续使用他的软件就是在支持他的反人类行径。

Advertisements

返回上海

26号,从东京返回上海。我需要从初台先乘电车到成田机场,前一天就调查好了:初台—–>新宿—山手线池袋方面–>日暮里—京成本线(成田空港行)–>成田空港(第二ビル)。
在乘坐电车时还是遇到了一些麻烦,当我从新宿坐到日暮里时,想找到预期的京成本线,可是找不到,只找到一个常磐线,跟乘务员问,他只会日语,而我不会,所以开始用笔写漢字+画图了。根据站台指示11点45分会有常磐线到成田站的车,而且是每隔一个小时才有一趟,然后乘务员也终于明白了我的意思,告诉我11点45分的那个是到成田的“直通”车(“直通”这2个字是乘务员用笔写给我的),于是我在日暮里从11点左右等到11点45分。
在常磐线线上摇摇晃晃地坐了很久,车厢里一共只有三个人。下着细雨,我感觉到有点冷。一个小时后到了成田站,我从行李箱里找出个茄克穿上了,实在太冷了。13点33分才有去成田空港的电车,又需要等待半个小时。在等车时,旁边坐着一个穿着短袖的欧洲人,旁边放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正在看一本英文的书,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冷。后来来了两个妇女,她们开始用中文普通话聊天,我注意到她们的行李箱上有乘坐飞机后留下的痕迹“港澳台”。
“打扰下,你们也是去第二候机楼的吗?”
“噢?你去哪里?”
“我去上海。”
“我从新宿到日暮里,然后到了这里,好像绕了点弯路。”
“你几点的飞机?”
“15点的,应该来得及。”
她看了看表说。
她们其中一个可能和我一样,不太认识路,另外一个就给她解释说:“从日暮里应该可以坐京成本线直接到的。”
“嗯,我只能看得懂点日语,但是不会说,所以问路时都用上画图了。”我笑着说。
“呵呵,汉字你总能看懂的。”
“你们是这三个地儿的哪一个?”,我指着她们行李箱上的“港澳台”三个字问。
“我们是台北的。”
“噢,台北也讲普通话的呀?”
“是呀,我们平时都讲国语,也就是你们说的普通话;我们也讲闽南语的,你能听懂吗?”
“呵呵,我听不懂闽南语。”,我摇摇手说。
她看着我瑟瑟地把手抱着,又指指她右边坐着的那个欧洲人说:“看我们东南亚的都怕冷,他们欧洲的就比较厉害,呵呵。”
“是呀,好冷呀,出来时我穿着短袖的,到了这里我从行李箱里找了件衣服穿上了。好像是因为下雨,好冷呀,要是晴天大概就好些了。”
“呵呵,我们也是从行李箱里刚找出衣服出来套上的。”
这时,那个欧洲人不看书了,也抱着短袖下露出的臂膀作瑟瑟状,她说:“呵呵,他也撑不住了。”
“车来了……”

总算到了第二候机楼,到了候机楼麻烦又来了,不知道怎么到 F 柜台,找到一个问讯处,问讯处正有一个男生在用日语询问着什么,这个男的好像刚才在成田我也见过。
“可以讲中文吗?”
摇头。
"Then, English?"
"OK."
我边把机票递给她,边问:"Where is the counter F, I’d like to check in."
她帮我查了一下。没等她说,旁边的男生用汉语说话了:“中国人呀?在3层。”(其中,“层”字是用的日文讲的)。
我明白了:"Thank you.",上了三楼。

虽然几乎是最后一个check in的,但是好处是到了上海后,行李是第一个出来的。

安检后,离登机时间14:35还剩下不到半小时,在免税商店匆匆一瞥。

飞机上,上方是真正的蓝天,下方是连绵迭起的白云。

3个多小时后到了,上海真热!

机场里一个工作人员都没有,我都不知道从哪里出来,跟着一个老头后面,终于看到了工作人员了,好像领班的正在命令工作人员快点入座,那些工作人员动作还真慢。我们都下了飞机通过了一个长长的通道,他们还才开始入座准备。

回到上海后的第一感觉是,这里很热,环境也确实比较差,服务也不好。

回国前夕

和同事了3个月的同事们道别后,我“站”上了熟悉的电车。飞驰的电车(Tokyo Metro),让我觉得马上就到上海了,有如梦幻般。 在电车上,看着站台里忽闪而过的广告,却又觉得这里有些陌生,也许是因为过去上下班都是闭目养神而没有注意观察吧,现在却又想把它们装进脑袋带走。
──各位看官在想什么呢?下面这段会让你失望的。
突然,我的身体里发出一些不和谐的声音。正当我在电车上充满着留恋地看着这些花花绿绿时,肚子疼痛难忍,只好在中途下车紧急处理。不过欣慰地是,我发现,当我一泻千里的时候也有人在隔壁发出同样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声音,跟我一唱一和,哈哈哈。

Live Mail的转发电子邮件至其他电子邮件帐户的设置

Live Mail免费版的话据说是不能用pop3收信和smtp发信的,这使用起来极不方便,但是由于历史原因我又不能舍弃该邮箱,所以把这个邮箱的邮件自动转发到其他支持pop3等的邮箱是个较好的解决方法,然而不知道是不是我以前找得不够仔细没有找到,还是微软最近良心发现,我今天终于找到了把Live Mail里的邮件转发出来的设置的地方了:选项->管理帐户->转发电子邮件至其他电子邮件帐户。不过我设置好了,还没有测试过,谁发给邮件到我Live Mail,我测试一下,呵呵。下面是设置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