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与天鹅

首都移转反对

这是4月5日在东京都厅市政大楼下面的白色的黑板上拍到的宣传画:

微创软件·日本

这是4月2号晚上拍的:

奔跑着上班的人群

每天早上8点40分出门,8点50分可以走到初台车站,这一路,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我们都会遇上逆流的人群,他们下了车后排队奔跑着去上班:

对理查德·马修·斯托曼说“不”

这个人叫Richard Matthew Stallman,简称RMS,
这个人的主页是:http://www.stallman.org/,
这个人是美国自由软件运动的精神领袖,
这个人是GNU计划和自由软件基金会的创立者,
这个人过于固执,
这个人观点落伍,
这个人把自己当作救世主,
这个人自认为高人一等,
这个人“在 OpenBSD 邮件列表中对 OpenBSD 进行 毫无根据指责和攻击”,
这个人号召抵制中国商品……:

参考文献:
维基百科──理查德·马修·斯托曼
OpenBSD 4.3 主题曲—-Home to Hypocrisy

关于网络

在来日本之前,我们对我们这一个多月的住所就已经了解了一下,80%的可能是没有网络的。
来到之后发现果然没有网络。

我们开始四处寻找免费的无线网络

我们在住所里搜索到不少无线网络,虽然大部分是加密的,但是也有两三个是Public的,而且很幸运地找到一个Apple Network是可以偶尔连上的,这个无线网络是构建在Applet Express基站上的,刚发现它的那段时间信号有点弱,我的MacBook Air勉强能够连上,不过网速还不错,就是信号常常是只有一格。

而Kさん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可能是他的Thinkpad的无线设备支持的协议比我的旧,它总是能够连上,但是分配不到IP地址,因此他相当的郁闷。

不过从前天下雨了开始,到今天,这个Apple Network的信号居然相当的好,在我的电脑上已经显示满格了。Kさん也因此能轻松地分配到IP了。

Kさん的强迫症

由于Kさん总是很难爬上网络,因此他每次走到感觉应该会有无线网络的地方都会跟我说“搜搜?”。我说“你不自己搜?”,他说电脑“我的电脑睡眠了开机没你的快”。

Kさん的“无线电测向”经历

在我们还没有来日本时,Kさん就在网上研究过,在公司边上的商场2楼有一家餐厅提供免费的无线网络。
好像是上班第一天,我和Kさん就出来搜寻无线网络信号,我们在马路对面的麦当劳找到几个无线网络,但是都是加密的。
我们来到那个商场2楼开始寻找,我打开电脑没有找到,放弃了,Kさん开着他的小巧的Thinkpad,在那个餐厅周围绕了一圈,终于找到信号了。
Kさん抱着Thinkpad搜索网络的样子,就像在搞“无线电测向”,哈哈。不过多亏了Kさん,这以后,我们晚饭时间就来过这里好几次,买一份490日元的套餐边吃边上网,一般这个时候上海还有1个小时才下班。

街头表演(2008年4月5日 土曜日)

桜の花(2008年4月5日 土曜日)

从初台走到新宿路过的一个公园的樱花:
去秋葉原的电车在市ヶ谷站停了40多分钟(据说由于前方发生卧轨事件),从窗户往外拍的:

2008年4月1日 火曜日

2008年4月1日 火曜日

这是第二天上班,早上依旧8点起床,边上网边吃早饭(关于网络请参见未来的文字),8点40分出门,8点50分走到初台站,然后在市ケ谷转一次车,9点30分左右就到了豊洲。
下午,Yさん把一份bug票打印出来找我确认,我理解了他的意思,但是当我想向他表达我的意思时,我发现我想讲英语,脑子里却冒出来的是日语单词,就是组成不了句子。急得一头汗,正着急,把旁边Wさん拉来给我当翻译。
晚饭时间,由于一些原因,我们需要让随身携带的电脑找到无线网络,Kさん抱着笔记本电脑在公司边上的商场二楼某餐厅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了无线网络信号,其样子很像在无线电测向。
晚上,我在公司那自动贩卖咖啡的机器上不小心投入了200円,而实际上一杯咖啡只需要30円,而硬币一旦投入了就不能退出来了,只好让大家一起去来喝咖啡,不知道是不是喝了咖啡的缘故,今天大家都比昨天还晚才走。

下面贴图:
3月30日晚,刚到日本,在吉野家吃牛烧肉定饭:

从初台站走到住的地方,拐角处有一个四川担担面:

就在四川担担面旁边,就可以看到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什么呢?(注意看3F)

一辆很牛的摩托车,就在我们住的楼下旁边,看看车前轮:

2008年3月31日 月曜日

2008年3月31日 月曜日

今天中午去食堂吃饭,去自助区,菜是自己称重的,买好后开始吃的时候才发现我是两个盘子叠在一起了。
同事说一个盘子大概有80克吧,白花了83円。我自嘲地说,这个盘子我得带走,我把盘子买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