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人在网上骂柠檬

柠檬,我的朋友,很好的,他的 space 里竟然有一个人在骂他,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人是不是斯斯,然而他说不是斯斯。因为我经常看到他在狐狸的 space 上留言,于是我作出了如此猜测,我也曾经在狐狸 space 上经常留言,但是某一天某一个人告诉我某一件事后,我就有所顾忌了,就从来只看不语。
这个人着实有点像臭草,那种野外的臭草也许大家不是很熟悉,就是那种你经过了,它会把它的果实沾在你的裤腿上,让你替它传播后代的一种味道臭臭的草本植物。
Advertisements

明天就放假了

公司下午搬迁,明天开始一直到明年的3号都休息。明年去新的地址上班,长宁区延安西路1088号长峰中心17楼,有在这周围的朋友,出来圈圈哟。
今晚我也要搬离浦东了,明天也就无聊了,看书写字弥补精神的空虚吧。昨晚也有人说看了我的 Space 后觉得我是个怪才,怪才这个称谓早在学校,老师就给我扣上了,其实我只不过是因为空虚无聊罢了,说到坚持写日记,昨天刚刚还买了新的日记本,旧的已经写完了,从9月10日去苏州玩那天到前天写了一本,这也没有什么坚持与否的说法,而只是无聊的产物。一个很忙忙到一般 0 点回去,也不乏通宵加班,但又很无聊,无聊到只能靠写字来填补的人。

也许不再是朋友了的缘故

昨晚很晚,我在公司加班修改 Passport 的一个安全问题,已经深夜 0 点多了,却发现一个“朋友”(引号表示怀疑是否现在仍是朋友)(以下用 A 代替)还在线,就随便聊了几句,问 A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A 说“我不想活了”,“别理我”诸类奇怪言语,我感到 A 这段时间从来没有这样子过,都一直很开心,怎么今天如此反常,想打电话却发现手机没电了,穿好衣服就下楼打车回去了,然后手机插上电源就打电话过去,A 在哭,A 不想说话,我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因为我不知道 A 到底怎么了。我想让 A 快点睡着会好些,就道晚安了。
今天早上,我问 A 最近怎么了,昨晚为什么哭,A 却说“你烦不烦呀,你就是有窥探的欲望”,“好听点吧,那就是好奇”云云,我很愤怒,怎么关心成了“窥探”和“好奇”。
也许不再是朋友了的缘故吧。

圣诞树都已经开始撤除

一只流浪猫生活在我们小区,每天我都能看到它翻找我扔出去的垃圾,寻找可以充饥的东西。
一只脏兮兮的小狗生活在我们小区,它跟了我跟了一路,我扔给它肉吃,它摇摇尾巴。
搬家了,凌乱的屋子里,我一个人,深夜,很冷清,孤独得很,我出去在大街上转,店铺都关了门,除了所谓的发廊。一个弯着腰的老太在翻着垃圾桶。
平安夜,我加班,通宵,早晨很饿,出来超市买东西吃,朦朦胧胧的天,还没有全亮,一个老头蹲在弯弯的树下吃一个从垃圾框里找来的盒饭。今天是圣诞节。
午饭时间,我们去离公司比较远的地方吃饭,我,一个素食者竟也喜欢上了肯德基的味道。

她有了她爱的人

我喝得酩酊大醉,在 QQ 和 MSN 上见人就说我爱你,

圣诞节

高高的圣诞树闪着星星,肯德基的服务员也都戴着圣诞的帽子,浓浓的圣诞味道。
又是一年结束了,明年是我的狗年,它,忧郁的眼神看着外面。

去扬州

美丽的湖边,
我们并肩走。
一起度过那,
漫长的夜晚。